日前,江西安福县博物馆工作人员在居民家中发现一部据郑燮手书制版的《板桥词抄》。据介绍,该刻本具有珍贵的艺术价值、学术价值和版本价值。
郑板桥,名燮,清康熙乾隆时期“扬州八怪”中最受人称道的书画家。其书法与绘画一样,颇具“狂怪”意趣。他一变当时流行的“馆阁体”书风,以隶楷行三体相参,自创“六分半书”。《板桥词抄》刻于乾隆八年(1744年),郑板桥时年51岁,正是艺术上的成熟期。
《板桥词抄》分“板桥词抄”、“小唱(道情十首)”及“板桥题画”3大部分,集中收录了作者诗词作品百余首,经郑板桥亲自定稿与手书。该书纵20.1厘米,横13.3厘米,版心无鱼尾,内刻书名与页码,上下单边,左右双栏。(新华网)

刘海粟七八年前刊行《海粟之画》,自序系抄袭《郑板桥集》之《自序》,一时传为笑柄。

郑板桥

郑板桥生于1693年11月22日,逝于1765年1月22日,享年73岁;应科举为康熙秀才,雍正十年举人,乾隆元年丙辰科二甲进士。官山东范县、潍县县令,有政声“以岁饥为民请赈,忤大吏,遂乞病归。”做官前后,均居扬州,
以书画营生。工、词,善书、画。诗词不屑作熟语。画擅花卉木石,尤长兰竹。兰叶之妙以焦墨挥毫,藉草书中之中竖,长撇运之,多不乱,少不疏,脱尽时习,秀劲绝伦。书亦有别致,隶、楷参半,自称“六分半书”。间亦以画法行之。印章笔力朴古逼文、何。为人疏放不羁,以进士选县令,日事诗酒,及调潍县,因岁饥为民请赈,忤大吏,罢归,居扬州,声誉大着。恣情山水,与骚人、野衲作醉乡游。时写丛兰瘦石于酒廊、僧壁,随手题句,观者叹绝。着有《板桥全集》,手书刻之。所作卖画润格,传颂一时。为“扬州八怪”之一,其诗、书、画世称“三绝”,擅画兰竹。
郑燮一生画竹最多,次则兰、石,
但也画松画菊,是清代比较有代表性的文人画家,代表画作为《兰竹图》。

编辑:admin

真想不通刘海粟为什么要来这一出假风雅,却露了真马脚。

生平
郑板桥,原名郑燮,字克柔,号理庵,又号板桥,人称板桥先生。江苏兴化人。“扬州八怪”的主要代表,以三绝“、书、画”闻名于世的书画家和文学家。他的一生可以分为“读书、教书”、卖画扬州、“中举人、进士”及宦游、作吏山东和再次卖画扬州五个阶段。

郑板桥的一生可以分为“读书、教书”、卖画扬州、“中举人、进士”及宦游、作吏山东和再次卖画扬州五个阶段。为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元年进士。

唉!郑板桥啊,做不出序,不如不序为得。厚了脸抄人家,阿要难为情?须知抄袭大家四字,是无上荣衔!即使求不到大人先生和湖海名流,也何必做个抄袭家?你既知借光为可耻,那么抄袭叛徒就不可耻吗?为了一篇序,为甚么下作到如此地步呢?或者你以为抄了艺术叛徒这篇序文,就可以也卖他二块半钱一部家书的吗?哈哈!刘海粟,我帮你的忙,代你骂那抄人序文、不要脸的抄袭叛徒郑板桥。你道如何?哈哈,艺术叛徒刘海粟!

汉族,江苏兴化人;清代著名画家、书法家;原名郑燮,字克柔,号板桥,也称郑板桥;乾隆时进士,曾任潍县县令。

坎坷人生父为廪生,四岁丧母,由继母抚养长大。谈到板桥的家世,亦属书香门第。至其父时,家道中落,虽有学养,仅考得个禀生,枯守家园,教几个蒙童,生活相当清苦。板桥是独子,不幸三岁丧母,依靠乳娘费氏抚养。这位乳娘乃是他祖母的侍婢,感主人之恩,不顾自己的丈夫与孩子,而到郑家来共度患难,每日清晨,背负着瘦弱的板桥,到市上作小贩,宁愿自己饿着肚子,总得先买个烧饼给孩子充饥。后来,她自己儿子虽当了八品官,请她回去享福,她仍宁可留在郑家吃苦。板桥特为乳娘写了一首诗,诗前缕述患难恩抚的经过情景,诗为:“平生所负恩,不独一乳母,长恨富贵迟,遂令惭恧久,黄泉路迂阔,白发人老丑,食禄千万钟,不如饼在手。”板桥的继母郝氏,贤慧而有爱心,可惜体弱,禁不住饥寒的煎熬,于板桥十四岁时即去世,对未成年的孩子来说,也是一项很大的打击。康熙秀才、乾隆进士,虽才华盖世,跨越三朝,然
50
岁时才做了个七品芝麻官。他十九岁时中了秀才,二十三岁时结婚,为了生活,到扬州去卖字画,无人赏识,很不得意,有时逛逛青楼,却从不嫖娼,或借酒浇愁,显得消沉。迨至他三十岁时,父亲穷困而死,后来儿也饥饿而死,境遇至惨。所幸他四十岁中了举人,四十四岁中了进士。再到扬州,因已有了名气,他的字画连同旧作,都被当成墨宝,他慨于炎凉的世态,特地刻了一方印章盖在他的作品上,印文为“二十年前旧板桥”,多少也带点自嘲的意味。

《郑板桥集》中的《十六通家书小引》也有一个自题的小引:

郑板桥生于1693年11月22日,逝于1765年1月22日,享年73岁;应科举为康熙秀才,雍正十年举人,乾隆元年进士。官山东范县、潍县县令,有政声“以岁饥为民请赈,忤大吏,遂乞病归。”做官前后,均居扬州,
以书画营生。工诗、词,善书、画。诗词不屑作熟语。画擅花卉木石,尤长兰竹。兰叶之妙以焦墨挥毫,藉草书中之中竖,长撇运之,多不乱,少不疏,脱尽时习,秀劲绝伦。书亦有别致,隶、楷参半,自称“六分半书”。间亦以画法行之。印章笔力朴古逼文、何。为人疏放不羁,以进士选县令,日事诗酒,及调潍县,因岁饥为民请赈,忤大吏,罢归,居扬州,声誉大着。恣情山水,与骚人、野衲作醉乡游。时写丛兰瘦石于酒廊、僧壁,随手题句,观者叹绝。著有《板桥全集》,手书刻之。所作卖画润格,传颂一时。为“扬州八怪”之一,其诗、书、画世称“三绝”,擅画兰竹。郑燮一生画竹最多,次则兰、石,但也画松画菊,是清代比较有代表性的文人画家,代表画作为《兰竹图》。

读书教书他的先祖于明洪武州阊门迁居兴化城内至汪头,至郑板桥已是第十四代。父亲郑之本,字立庵,号梦阳,廪生,
郑板桥品学兼优,家居授徒,受业者先后达数百余人。1693年11月22日子时郑板桥出生,其时家道已经中落,生活十分拮据。四岁时,生母汪夫人去世,十四岁又失去继母郑夫人。乳母费氏是一位善良、勤劳的劳动妇女,给了郑板桥悉心周到的照顾和无微不至的关怀,成了郑板桥生活和感情上的支柱。郑板桥资质聪慧,三岁识字,至八、九岁已在父亲的指导下作文联对。少时随父立庵至真州毛家桥读书。十六岁从乡先辈陆种园先生学填词。二十岁左右考取秀才。二十三岁娶妻徐夫人。是年秋郑板桥首次赴北京,于漱云轩手书小楷欧阳修《秋声赋》。二十六岁至真州之江村设塾教书。三十岁,父亲去世,此时板桥已有二女一子,生活更加困苦。作《七歌》,慨叹“郑生三十无一营”。

《海粟之画》里有一篇刘海粟手书的自序,文如下:

郑板桥简介

郑板桥清代官吏、书画家、文学家。名燮,字克柔,汉族,江苏兴化人。一生主要客居扬州,以卖画为生。“扬州八怪”之一。其诗、书、画均旷世独立,,世称“三绝”,擅画兰、竹、石、松、菊等植物,其中画竹已五十余年,成就最为突出。着有《板桥全集》。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元年进士。中进士后曾历官河南范县、山东潍县知县,有惠政。以请臻饥民忤大吏,乞疾归。,字:克柔,号:理庵,又号板桥,人称板桥先生。江苏兴化人。

《海粟之画》中的这个马脚,自然很容易就被人看出,1925年12月6日《金刚钻报》就有一篇署名黄浦滩的文章《哈哈刘海粟》这么说:

郑板桥的这通小引,名气很大,读者很容易就可以看出,两文不但思路一致,用语也基本相似,很多文字是直接蹈袭,有几处是改成适合当时情形,如湖海名流,改为学者名流;含讥带讪,遭其荼毒而无可如何,则改为必至敷衍恭维,反失实在;糊窗糊壁,覆瓿覆盎,则改为以之覆瓿,以之当薪,以适应自己目前的需要。值得指出的是,刘海粟自序的最后一句曷为而要序为,简直不通,可见刘海粟文言修养的不足,甚至可以说文言文都写不像样。要表达这个意思,只要说曷序为就可以了,他累累赘赘地这么一说,完全是三家村猴子王要装秀才的味道没有必要。

乾隆己已,郑燮自题。

编辑:隋萌

大概当年刘海粟不过二十出头,在艺坛上还是初出茅庐,捧场人不多,只能装扮装扮自己粉墨登台了吧。

然而,不久人们就发现,刘海粟这篇序文竟然是抄来的,而且抄的还是大名鼎鼎的清代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

刘海粟抄袭郑板桥序言一事,到1933年还被人提起。《微言周刊》第一卷第四期署名素人的《食肉斋随笔》有一条就旧事重提:

此文正话反说,替刘海粟骂抄袭家郑板桥,其中抄袭大家下作等词,很是锐利,嬉笑怒骂,也是一绝。刘海粟读了是俯首无言还是奋起反击呢?没找到相关资料,这里不敢乱讲。

好笑就好笑在这里,因为刘海粟是最好标榜的,他的画册太喜欢别人作序了。

这样一本高档大气的画册,出版后却闹出一个抄袭案例,成为上海滩上的笑谈。

刘海粟

这个抄袭事件翻过不谈,我们退一步看,刘海粟是否如他自己所说:海粟绘画,最不喜求人作序呢?这句话是由衷之言还是不经大脑,直接从郑板桥文章中剥过来的呢?

不过几年时间,刘海粟再也不必自己来抄袭,贻笑大方了,他积聚了足够的名声,自有人为他站台,确实,做画家卖画少了名人嘘拂怎么行?

188金宝搏官网 1

我们不妨来看看1933年出版的《刘海粟近作展览会》画册。这本画册的第一页是林森题的引言,在他的照片一九三〇年摄于巴黎后面,有吴敬恒、马相伯、蔡元培的题字。然后是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的序,居正、吴铁城的序,还有一篇署名路易赖鲁阿的《中国文艺复兴大师》一文,此文第一句就是这篇序文不会长的云云,可见也是一篇序文。还没完,后面还有陈公博、梁寒操、刘英士的序。整整七篇序,这就是自称最不喜求人作序的刘海粟的画册的各种序。

1923年,有艺术叛徒之称的画家刘海粟先生,在上海美术用品社出版了一册装潢考究的画册《海粟之画》,定价大洋两元半,可谓昂矣。

事情是这样的

艺术叛徒刘海粟,他有一本《海粟之画》,定价二元半。吾极爱其画,而尤爱其《海粟之画》的一篇序文,所以二元半也算不得贵。这篇序文且录下,大家赏鉴赏鉴:

这篇半文半白的小序,很有特色,不求人作序,骨子里透露出孤傲的气质,有着很自负的一面,很符合艺术叛徒这个头衔。

刘海粟的这支笔,何等流利?何等隽逸?真不愧是个艺术叛徒咧!但是我最近买得一本《郑板桥家书》,那家书前的一篇序文,竟完完全全抄刘海粟的序文。如今我也录起来,请对照对照:

癸未三月 海粟自题

板桥诗文,最不喜求人作叙。求之王公大人,既以借光为可耻;求之湖海名流,必至含讥带讪,遭其荼毒而无可如何,
总不如不叙为得也。几篇家信,原算不得文章,有些好处,大家看看;如无好处,糊窗糊壁,覆瓿覆盎而已,何以叙为!

海粟绘画,最不喜求人作序。求之大人先生,既以借光为可耻;求之学者名流,必至敷衍恭维,反失实在,终不如不序为得也。几张涂抹,原算不得东西;有些好处,大家看看;如无好处,以之覆瓿,以之当薪。曷为而要序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