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息!不止于霾》开幕那天的现场的表演,基本是按照我预先设想的步骤顺利完成,包括时间的控制、视觉的审美维度、观众的观看感受。

艾蕾尔:坚果兄弟的尘埃计划是一个事件,最初我没有把它纳入行为艺术的范畴来思考。但是,从整个事件的实施计划来看,它的完整性和观念性毋庸置疑已经构成一件行为艺术作品。媒体的推广更加侧重其社会效应,这件作品足以引发公众对空气污染的关注和警醒。从艺术本体而言,尘埃计划没有触碰到行为艺术领域本身的边界,也就是说,坚果兄弟的行为表演并不如公众想象的那样先锋,指向性也不明确。尘埃计划的第一部分是100天的街头吸尘行为,兼具表演性和重复性,这是行为艺术的惯常手法。第二个部分,他将悬浮在空气中不易察觉的脏物质,制成一块砖,把空气中无形的漂浮物转换成一个拥有体积的有形之物。砖是人人熟知的实体,他将陌生的空气污染转换成一个大众司空见惯之物,实则是将无形的伤害转换成切实可感、有体有量的实体。看到那块砖,我们立刻会想到空气污染的严重性,足以在肺里塞进一块砖头。这个过程是将理性认知转换为感性经验,是所有的视觉艺术都必须具备的因素。第三个部分,他没有拍卖这块砖,而是将其当作一块普通的建筑材料,和其他的砖头砌成一面墙。坚果兄弟强调自己想把无用性变成有用性。如果将那块砖进行拍卖,或者送进美术馆展览,整个行为的力量和方向就会完全不同。如何处理那块砖成为了关键环节,也是验证艺术家个体认知和价值判断的桥梁。

女性主义艺术在中国发展的30年,是中国的文化生态和自然生态被严重破坏的30年:矿藏被过度挖掘,树木被砍伐殆尽,土地重度污染,几乎找不到干净的河流,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与自然被资本化的同时,女性的身体也被资本化了,她们和它们都成为被掠夺者,成为权力资本的祭品。  在既有的文化符号体系里,女性身体往往和自然联系在一起,大地通常被比喻为母亲,水也总是与女性相连。有意思的是,一方面对女性、自然的赞颂,一方面又将女性与自然一同放置在作为由男性集合起来的人类概念的对立面。  生态这一概念在中国其实涵盖了自然生态、社会生态、精神生态三个方面,三者共同处于一个被破坏的循环系统中,所表现出来的是相同的症候。特别是每个个体所处的自然空间、社会空间、以及精神空间,无不被有毒的气体充满,就像全面爆发的雾霾,令人窒息。2015年由艾蕾尔策划的雾霾主题的展览,就已经涉及到了生态主义的议题,以雾霾为切入点,将政治之霾、精神之霾通过一个巡回的展览表现出来。这个展览是生态主义的,同时又是女性主义的,正是由于策展人的女性视角,才使得其策展理念和所选择的作品都充满了女性主义的气质。她的作品《窒息》,照片中,她的脸被黑色的颗粒物所掩埋,这个作品一方面是对雾霾之下人的生存困境的呈现,另一方面也是作为女性的被压抑和被遮蔽的命运的隐喻,显而易见是在致力于消除对自然的压迫的同时争取女性自身的权利。艾蕾尔
窒息(局部) 摄影
100cm×48cm  严颖鸿的绘画作品《沼泽》和艾蕾尔的《窒息》有很内在的暗合,在这件作品里一个女人的身体被绿色的丝绸包裹着深陷在泥泞的沼泽中,充满恐惧与挣扎。李心沫《新开河之死》行为图片,2008  还有我2008年创作的一系列跟被污染的水有关的作品《新开河之死》,是我做的关于一条死亡的河流和女性之死的行为图片,作品里,我漂浮在布满蓝藻的绿色的河水上,身体和头部被丝丝缕缕的水藻所覆盖。《一场告别的仪式》,我躺在一个玻璃缸里,把收集到的被污染过的河水缓缓注入玻璃缸中,直到将我淹没。这个作品关于生态的同时也是关于女性的,它将女性之死与自然之死连接在一起。绿色是生命的象征,在这里却是死亡的症候,躺在腐臭的水中,白色的衣裙被污染,身体被腐蚀,就像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到处都是令人窒息的污秽和浑浊。李心沫《一场告别的仪式》行为,20分钟  这几件作品都是出自女艺术家之手,不约而同地都在与自然的对话中呈现自己的身体和精神世界。而那种趋向死亡的意志却是这些作品中共同的特征。这些作品都呈现出生态女性主义的特征,作品中充满的不是对自然的操控与漠视,而是对自然的慈悲与共情,与自然的融为一体。这些作品一面在关照自然,一面在关照女性自身的处境,呈现出自然与女性在这个男权社会中共同的命运。  (李心沫,德国IO文化协会访问学者,现居北京)

  为什么不用一男一女?

编辑:江兵

  观念艺术有一个悖论的东西,就是观念本身停留在头脑中是最澄明清晰的,一旦被实物用以图证文的方式表达出来,肯定不及当时停留在思维里的明确。但是创作的过程,就是这种思维的博弈过程,作品是无穷尽地接近真相,而不是等同于真相。

1.近日,坚果兄弟的尘埃计划受到大众的关注,艺术家用工业吸尘器在北京吸霾并做成砖块的事件成为讨论的焦点,您怎么看待这个行为?为什么这个100天的尘埃计划能够引发如此广泛的讨论?

  我就不信找不到其它的方法替代。

188金宝搏备用网址,朱青生:关心社会问题是实验艺术的一个重要素质,但并不是唯一的艺术方向。艺术有时候是需要介入社会,有时候则是让人提升到超越现实的境界,生活的平庸和无聊是人类需要艺术的重要理由。

  我不想让作品引入到性别的话题中。包裹我们的人也不能是男性。因为这样更容易有性别主义的话题介入,会削弱作品本身的观念初衷。

艾蕾尔:实验艺术的提法有些笼统,它有自己的脉络和分支。哪一类是实验艺术?德国20世纪艺术大师约瑟夫波依斯的艺术就是艺术介入社会生活的范例。社会生活范畴和艺术本体范畴是存在交叉点的两条线,根据交叉和重合程度的不同,分为不同类型的观念形态和艺术类型。分类不过是指出差异,并无高低之分。

188金宝搏官网登录,  艾蕾尔在网上发布的作品,虽然表达的形式不一样,但都有一个共同的倾向性,就是雾霾有害。我首先申明,我并不否定雾霾的公害,它的危害性是一次灾难性事件,但是我想,既然是艺术,除了按照常识的理念去做作品,也可以按照非常识的理念去做作品,可以绕着弯说那件事。《空气的脸》事实上暴露了公众的心理常态,我们总是希望能看到这个危险事物的具体形象,然后才能在心理上才有防备的依附,比如可见,有味,有痛感。事实上,雾霾无色无味无形,而且像雾一样,有着朦胧的诗性审美虚假外衣。

188金宝搏官网,因此,与霾相关的艺术作品不仅不会构成主题限定,更能成为一种激发力量。霾是现实处境,更是否定性的多重隐喻,指向自然、社会和精神信仰的灾变。艺术家身处灾变时代,必然有所触动,有所追问。艺术作品的社会关怀和艺术本体并不是二元结构。霾的社会议题直接引发了生存、死亡和自由的命题,既关涉普遍人性的思考,又关涉生存智慧和神性启示。这是艺术的资源,不是障碍。

  后来,我决定找两个人来一起被包裹。两人面对面跪坐,让第三人用保鲜膜一层层包裹我们,既有空间,又有视觉。脸上贴面膜是为了取消个体的差异。

编者按:近期,一青年在北京街头用电瓶吸尘器吸尘的照片火爆网络,并引发了大众对之的诸多讨论。记者了解到这是一位来自深圳,名为坚果兄弟的行为艺术作品尘埃计划,该作品共由三部分构成:第一,100天收集尘埃的重复行为;第二,将收集到的尘埃送到烧窑厂,混合陶土制成一块砖;第三,将这块砖放在北京某建筑工地,混进普通的建筑材料,砌成一面墙。南京艺术学院当代视觉艺术研究中心主任顾丞峰教授在评价尘埃计划时说道:这个艺术实验的项目量化地昭示了雾霾的危害程度,其意义就在于有可触摸的警示性。在雾霾成为大众话题中心时,艺术界也出现了不少以雾霾为主题的展览和艺术作品,这一类展览带来的意义和影响何在?在实验艺术语言形式所具有的特殊性和不确定性的条件下,如何有效地影响社会生活?对此,《艺术市场》记者采访了北京大学教授朱青生,以及最近成功策划展览主题为窒息!不止于霾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士、艺术批评家艾蕾尔,希望就此一探究竟。

  跟艾蕾尔交流了自己的想法,她建议我做一个行为。

朱青生:中国的实验艺术在2014年得到合法化,所谓合法化并不是指自然法,而是指实在法,也就是说,这个社会的权力机构是否在一定的范畴之内允许这种艺术得以创造和展现。2014年实验艺术进入全国美术作品展,同时也成为教育部艺术课程目录中的一部分,已经或即将成为众多艺术学院的一个院系。在2014年之前,一些重要的国家美术馆不能够展出当代艺术或者行为艺术,在2014年得到全面解禁后,具有重要的意义。尤其是公民美育的普及方面,现今所有的普通市民(包括儿童)都能够走进美术馆,去接触和了解到当代艺术,了解到当今前沿的艺术。各大艺术院校开始设立实验艺术相关专业,这也是实验艺术近几年来的一个全新变化。早前,国内的艺术院校主要是依靠学院派的方式进行教育,而现今则按照当代艺术和传统艺术双轨并行的方式来开展。近年来,实验艺术发展迅速,近期在山东也成立了实验艺术的分支委员会,共有七八所院校设立实验艺术系。现今实验艺术的工作主要致力于把实验艺术普及为全体艺术学院学生的基础课程,目前天津美院和西安美院在这方面的推进比较积极,而在专业教育方面,中央美院和中国美院也有不少探索。

  在行为艺术家中,从肢体语言表达的角度,谢德庆、何云昌、何成瑶、阿布拉莫维奇的表达方式是我欣赏的,都是靠最简单的动作,简单到甚至单频率重复动作去延长行为表演时间,他们的作品最后给人震撼的不是靠身体暴露,或者装扮怪异,或者行为突兀地异常、花哨的肢体语言动作给人印象,他们最棒的作品恰好是时间延长后,简单平常的动作变成了让人难以忍受的酷刑。在中国愚公移山、精卫填海、希腊的西西弗斯神话,这些早期的神话传说中,悲剧精神正是通过单频率的动作,在精神意志的磨练上传达出来,我们可以找到这种人类集体无意识对后来艺术创作的深远影响。

188金宝搏备用网址 1

  最后我来说我这件作品的观念意图:人的生存离不开空气,雾霾弥散于空气之中,我们隔绝了雾霾,也隔绝了空气。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式来治理环境问题,就跟空气保鲜一样,只是暂时的。

尘埃计划的计划实施和大众媒体的报道出现了错位,由于北京12月份的雾霾频频爆发,多次预警,媒体和公众便想当然把整个计划当成是针对PM2.5的一个行为,这也是对作品的误读,坚果兄弟收集到的粉尘,更多是北京街头的灰尘,当然里面也有PM10和PM2.5。这个计划是针对空气污染,而不是雾霾。

  参与策展人艾蕾尔策划的《窒息!不止于霾》的展览,我想从评论者置换为艺术家的角度来一次尝试。最初作品的构思,是在户外挂了好几张面膜,题目定为《空气的脸》,将三张空气的脸裱装在一个画框里,作为一件观念艺术展出。通常我们带的口罩,在户外行走一天,颜色就开始发黑,我将这张面膜置于户外连续两周,我想它会变成黑颜色。事实上,过了十天(其中连续几次雾霾的红色预警),我发现面膜并没有变黑,最多就是沾了一点灰尘。但我觉得这也是一个结果,因为有时公众的舆论,会根据一些官方报道的数据,在日常的所有事件中自以为是把每件事情都想成应该怎样怎样。雾霾的颗粒是肉眼没办法看见的,我的面膜如果变黑,上面附着的也不过是肉眼能见的灰尘。

5.近年来,全国美展设立了实验艺术的部分,各大院校也开设了相关院系,您能不能谈一谈实验艺术的发展现状以及近年来取得的一些进步?体制内的推行是否会影响到实验艺术实验性的发挥呢?

  我的第二个方案,取消了之前靠说话来表演行为艺术的愚蠢想法。我准备自己坐在一个等人大小的盒子里,脸上贴白色面膜,一手拿花,一手拿锐器,让人用保鲜膜将我密封在里面,快要到窒息的临界点时,我用锐器或者花刺破保鲜膜出来。可是我一时半会儿没有找到盒子,通常的冰箱盒子又不够坚挺,还得再费神去处理这个装置,798树下画廊离清华大学很远,我要带着这个盒子去现场表演还得找一辆小货车。之所以安排人坐在盒子里,是为了有一个空间产生,这样保鲜膜缠绕后,我还有一段时间可以呼吸,可以延长感觉时间。直接缠裹人的话,一旦缠到面部,也就是平日憋气的时间就结果了,并且视觉上没有空间感。

朱青生:长期关注一个问题是艺术家的选择。艺术家中有人执着于一种方式一直到死,有人每时每刻在变化、从不停息。实验艺术的影响不在于计划的时间长短,每个艺术家有其自身的风格,一个艺术项目的时间长短往往是根据项目所需来设定。

  我拟定的第一个方案是在展览当天,自己的脸蒙着面膜,对着装裱好的空气的脸说话。很快我就自我否定了这个想法,首先说什么?我这件作品首先切入点就为自己的表达制造了难度,我从来没有做过行为艺术,上台表演也是小学的事情了,众目睽睽之下,很有可能因为紧张而失去连贯性,那就会改变我做这件行为的观念。

2.在霾成为大众关注焦点的同时,关于霾的艺术和展览也不在少数,艺术家们纷纷用自己的方式去表达和对抗霾,这些艺术作品所能带来的影响是什么?实验艺术作品在关注社会焦点的同时,主题的限定是否会影响到其艺术性?

  考虑到表演效果,我们三个人选择了三种颜色的裙子:红白蓝。有人又会为颜色去加入文学叙事了,但那不是我要的,我加入颜色,只是为了现场的视觉更丰富。

原文刊载《艺术市场》2016年02月号

  我们今天谈论观念艺术,往往容易陷入一个误区,就是从概念入手来谈论一件作品,这很容易让作品变得符号化。用材料的物质属性或象征意义,把作品本身在时间过程中的变化给抹除了。我也上过观念艺术的课程,学生最先来谈方案,我留意了一下,有80%的同学都是从观念出发来谈作品,比如这件作品要表达一个什么观念,这个观念如何具有社会学的意义,而具体如何的实施?用什么材料?料跟材料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最后作品完成了,会有学生困惑地来问我,老师,为什么有些作品看不懂,一旦看了旁边的文字介绍,再回头看作品似乎就明白一些了?这样的作品是失败的。

不论是艺术作品还是展览,都是一个索引,而这必不可少。作为艺术家,真实表达即言说,言说即反抗,这亦是底线,又是使命所在。艺术作品不仅关涉个体性的表达,更是一套自涉的对现实处境的类比。艺术作品的背后有一套潜文本:艺术家的个体经验和感知系统;关于时代处境的整体判断;关于不可见世界的精神关涉。透过一件艺术作品,我们能够对这些层面有所解读。坚果兄弟的尘埃计划构成一件艺术作品,也具有广泛的社会关注,但并不构成杰出的艺术,因为它缺乏对时代处境的整体判断和精神关涉。

  所以,观念艺术的实施一定要抛开观念决定论来做作品,要抛开艺术是为了的想法去完成。拿行为艺术来说,材料用什么?人和表演场地的关系如何安排?怎么实施?每一个步骤考虑清楚了,最后完成一定会有观念出来的。拿这次展览《窒息!不止于霾》这个主题来说,环保问题是一个因头,创作借这个因头来表达。创作一旦开始启动,考虑的就是如何顺利实施,而不能受困于一个教条概念的表达。艺术有两个维度:一个是介入社会当下的维度,具有问题意识;一个是艺术自身审美的维度,这两个维度缺一不可。

艾蕾尔:学院里的实验艺术专业更多侧重材料和方法的创新和突破,这在很大程度上解构了艺术语言和门类闭锁的问题。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形成一个实验艺术的本体论,没有方法论或者只谈方法论。这样的话,就可能陷入表面功夫的求新求变,反而背离了实验的精神内核。体制内推行实验艺术应该是值得庆幸的,至少在语言、材料、形式层面能获取更多的自由,但是从思想层面而言仍旧有限。

  在通常的书本或百度词条上关于行为艺术的定义大多如此:通过艺术家的自身身体的体验来达到一种人与物、与环境的交流,同时经由这种交流传达出一些非视觉审美性的内涵。而最具现场震撼力的行为艺术表演,艺术家往往不是通过表演来诉诸观念,而是超越了行为艺术单纯的肢体表演,通过时间的延宕,让观者跟着他们难以忍受的单频率动作同步去延长感觉时间,并且时间在感觉上被痛感无限拉长所形成的针芒刺痛麻木的心灵。

3.在一定的语境下,在一部分人的眼里,实验艺术、前卫艺术、先锋艺术、行为艺术、另类艺术实际意思都是:看不懂的艺术。实验艺术的实验性也使其带有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和待验证,那么实验艺术如何有效的影响社会生活?是否这类直击社会焦点、作品的观念具有强烈的社会性的实验艺术才是好的实验艺术?

朱青生:北京大学教授艾蕾尔: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士、艺术批评家

艾蕾尔:长时间仅仅是把实验艺术置入一个方法论层面来讨论。我认为,实验艺术的影响力能否持续,持续多久,还是依赖于艺术家的晶体结构是否完整:他有没有形成一个牢固的价值判断、艺术理念、艺术方法论的整体结构?这个结构能否构成有机的晶体?只要晶体形成就具有了恒久的光芒,若从方法论角度谈问题,没有触及问题的根源,也就不会解决问题。

朱青生:作为宣传和广告的艺术,确实需要让群众和人民看得懂。美育是把看不懂的艺术向更广大的受众进行传播。所以看不懂要具体分析谁看不懂。对于艺术本身来说,外行看不懂不代表不是好的艺术,伟大的艺术家最在乎的实际上是另一位伟大的艺术家对他的认可,即为所重重之知音就是这种状态,如果知音不在,琴可以毁,弦可以断,艺术对于知音者不再具有意义。实验艺术是在艺术的前沿再往前推进的艺术,它并不追求大众性和通俗性,一件实验艺术作品或许会受到大众的关注,而这通常会作为一项艺术事件去被研究和发现。

可以说,它的价值和意义更多在于社会生活领域,而不是艺术领域,然而却可以激发艺术界重新思考:当代艺术如何介入社会生活?这个核心命题使得坚果兄弟的行为,无论在大众媒体还是当代艺术界,都引发了激烈讨论。坚果兄弟的尘埃计划直接回应中国当下最迫切的生存问题,还不仅仅是生态问题。现在我们却硬要把一个被大众媒体曝光的行为拉入行为艺术的逻辑里来讨论,也算是一种歪曲和暴力。阿多诺曾说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霾时代空谈艺术,未尝不是野蛮的暴力。

朱青生:虽然我觉得坚果兄弟尘埃计划的行为具有社会批判性,但是从艺术性的角度来看则有待完善。另外,尘埃计划具有一定的针对性,在雾霾时期,到街头吸霾并制成砖块的这一系列做法能够引发人们的一些思考,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由于行为是关于当下大众最为关心的雾霾问题,在时间和意义上都有很好的重合,所以能够引起人们的广泛讨论。

但是,杰出的实验艺术必然是一个晶体:价值判断、艺术理念、艺术方法论的整体表征。如此看来,行为艺术也不仅是一场单独的表演实践。约瑟夫波依斯《给卡塞尔的7000棵橡树》的计划,表演实践背后潜存着他的救赎精神人人都是艺术家的理念、社会雕塑的方法论。价值判断、艺术理念、艺术方法论构成一整个晶体,博伊斯在卡塞尔栽植一棵树和一个玄武岩石砖的象征性举动不过是晶体的光芒。没有潜文本的支撑,任何实验的偶然性成功都只是一次临时而短暂的闪光,很快就熄灭了。而坚果兄弟的尘埃计划虽然具有强烈的社会问题意识,但是没有一个潜在的晶体支撑。

实验艺术纳入体制,可能会对实验性发挥的自由程度产生限制,但是也正是这种体制内的包容,使得实验艺术有了更多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实验艺术在未来怎样发展没有固定的方向,各人有各人的想法。我的想法是:一件实验艺术作品,既能够吸引到参观者的关注,又能激发他加入其中,从而使艺术变成一个激起人创造力的方法,使艺术家与观众之间的鸿沟消除,在人人平等方面增加一个新的可能性。平等的意义在于艺术家和观众的关系不再是给予和接受的关系,而是相互交流和激发,从而创造出当代艺术的第五次革命。

4.很多实验艺术都是长期进行,艺术家邱志杰从2006年开始长时间致力于南京长江大桥自杀现象的社会调查与艺术干预,并持续推出南京长江大桥自杀干预计划的相关展览,如此看来,实验艺术怎样才能产生持续性的影响?

艾蕾尔:霾,一个多重维度的否定性隐喻,指涉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精神信仰之间的灾变。首先,不能把霾局限于生态问题,这决定了艺术作品的深刻度和丰富度。但必须承认,试图通过艺术作品和策展直接改变糟糕的现实处境,是艺术的妄想。艺术作品不能给每一个人干净的呼吸,却是一种索引和迂回。视觉艺术的特质是能够引发共情,理论数据就没有这么强烈的移情能力。只要能够多一个人知道雾霾的危害,就构成展览的所谓影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