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自古画马名家辈出,如唐之韩干、宋之李公麟、元之赵孟頫,诸家画马作品名震当朝,无出其右,虽面目各异,却一脉相承。至清之西人朗士宁画马独以形取胜,而神韵不足。自近代悲鸿大师画马面世,真可谓:一洗万古凡马空。  徐悲鸿画马之所以能前无古人,具有鲜明的时代烙印,与他的天赋、勤奋、思想是分不开的。悲鸿早年对传统书法绘画有深厚基础,后来又对西方绘画做深入研究。总结性的提出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绘画可采入者融之。正如石涛所云笔墨当随时代。故悲鸿先生笔下的骏马,活力充沛,雄强彪悍,骏瘦劲健,驰骋四野,无疆不羁,栩栩如生。使观者能感受到强烈的震撼力。直到今人提到画马,首先想到的就是悲鸿大师。  悲鸿大师在抗日战争期间,多次举办画展,抗日赈灾。他作为优秀的艺术家,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民族做出贡献,赢得了国内同胞和海外侨胞的钦佩和拥戴。悲鸿大师的这幅《奔马图》即创作于抗战胜利之时。原收藏者徐志蛟先生,字纪生,是一位名医,又是徐悲鸿先生的族孙。在抗战期间因徐悲鸿体弱多病,多亏这位族孙医治照顾,二人关系密切。2002年徐志蛟仍健在,提到了徐悲鸿当时画这幅画的情景。徐悲鸿得知抗战胜利的消息后异常高兴,当场画了三幅奔马,并将其中最优秀的这幅《奔马图》送给了我,当时廖静文等人都在场。徐悲鸿先生并叮嘱:‵这是一幅精品,要好好收藏。
几日后,又写了一对楹联与奔马配成一堂送给了我。世纪之交,大师作品有缘归至笔者名下。一日廖静文馆长在笔者处见到这幅《奔马图》惊讶地说这幅画怎么会在你这?这是我看着画的,悲鸿曾说这是一幅精品要好好收藏。在2003年非典期间还请徐悲鸿纪念馆徐明书记转告笔者这幅《奔马图》是精品,好好收藏。至今,这幅画我已收藏七年了,也是一种缘分吧。笔者同悲鸿大师是同乡,家谱上还是同门同族徐氏本家,从小就非常喜欢马,文革前有人借给笔者几张徐悲鸿画马的印刷品即如获至宝,常常临摹,日积月累,使笔者对悲鸿大师所画之马,历历在目,如数家珍。  此幅悲鸿大师《奔马图》下笔成珍,挥毫可范。双耳及眼仅用三笔一挥而就,适到好处。最为难画的是马的鬃、尾,但在这幅画上,鬃尾最为精彩,潇洒爽快。四个蹄冠,结构转折精准到位。整幅画面墨色苍润,丰富浑逸,行笔沉稳厚重、健挺遒劲、造型严谨完美,气韵臻乎妙境,观者心旷神怡。笔墨精湛无一败处,冠绝千古。正是天马行空,独往独来。任何角度来评价此画,正如悲鸿大师当年对自己作品的品评:这是一幅精品。

图片 2

将于6月4日举槌的保利春季拍卖会上,将有14幅徐悲鸿画作联袂拍卖,被收藏界称为徐悲鸿名画的“大批发”。近日,廖静文女士在鉴定这些画作的时候,追忆起许多徐悲鸿的往事。
徐悲鸿画作近年来价格飞升猛涨,成为收藏界的“红酬股”,有关统计资料显示,徐悲鸿国画的平均拍卖价格在2000年1月为5.4万元/平方尺;2004年11月为28.5万元/平方尺;2006年5月为41万元/平方尺,而且仍然看涨。
保利公司在此次春季拍卖会中,征集到了《吼狮》、《天马行空》、《猫石图》、《迎客松》等14幅徐悲鸿画作。近日,保利公司请廖静文女士对这些画作进行了鉴定。鉴定过程中,廖静文看着一张横幅的《马》说,这是徐悲鸿在抗战时期画的,自己的书中还提到了这幅画,然后便沉浸在深深的回忆中。随后,廖静文看着《逆风》中的上款“麟若”说:“这个麟若先生是悲鸿的好朋友,很喜欢悲鸿的画。有一次,悲鸿在南京开了一个小型的展览会,一共展出二三十件作品,麟若先生全部买下来了。”据悉,廖静文为鉴定《吼狮》曾经整夜失眠,反复思索,最终认定为真迹。

徐悲鸿奔马图

图片 3

墨宝钩沉,南京藏家花180万淘来价值千万徐悲鸿画作。编辑:admin

从北京回来后,南京藏家方先生这几天仍然沉浸在兴奋中。4月1日,本来是愚人节,可就在这个日子,他真真切切见到了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先生,真真切切地听廖先生确认了他刚刚收藏的悲鸿马的真实性。廖先生甚至对他说:你赚了,赚了几百万了。

图片 4

一幅画勾起老人尘封记忆

图片 5

当从朋友处听说有人手上有幅徐悲鸿的《奔马图》愿意出让时,对名家精品向来敏感的方先生立即产生了浓厚兴趣。展开画的一瞬间,这扬蹄奔跑、脚下生烟、鬃毛高扬,充满昂扬斗志的奔马立即以满纸的精、气、神打动了方先生。还好,买家的开价尚在自己的承受能力之内。于是,爽快成交。

徐悲鸿、齐白石的墨宝一直是艺术市场追捧的热点,不论生前故后都十分抢手。2006年北京荣宝斋拍卖会上,徐悲鸿1948年画的一幅《奔马图》以
352万元拍出,价格之高,令人咋舌。其实,一幅画就是一段故事,如果寻踪探究,许多不为人知的收藏逸事便会浮出水面,为这些珍贵的墨宝增添许多人间情味。在即将于8月29日在山东大厦开槌的天承秋季艺术品拍卖会两大中国书画私人收藏专场上,齐白石、徐悲鸿等艺术大家的作品将齐齐登场,它们和收藏者之间有着怎样的渊源呢?

4月1日,朋友帮他约好了廖静文先生。谁也没有想到,打开画纸后,老人原来平静的情绪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说话语速也明显快了起来:这是真的,这么多天了、一个多礼拜了,总算看到一幅真迹,现在假的东西太多了。她一边细细审画,一边回忆:这幅画我知道的,是在盘溪给叶浅予画的,不但是真迹,还是精品,因为是给道长画的嘛。那时候条件困难,纸张不好,这是高丽纸。在此幅画中,徐悲鸿运用酣畅淋漓的墨色勾勒头、颈、胸、腿等大转折部位,并以干笔扫出鬃尾,浓淡枯湿之间,一派浑然天成。画面前大后小,透视感强,前伸的双腿劲挺有力,整匹马似乎要冲破纸面跑出来。

孙超收藏书画专场廖静文寄来《奔马图》

她又问方先生:这幅画哪来的?买的,方先生恭敬地回答。多少钱买的?180万,方先生坦率相告。喔,那你赚了,赚了几百万了。因为,2010年秋拍,同样一幅徐悲鸿赠给叶浅予的白马图,在京城拍卖到了1680万。随后,廖老亲手慎重地给方先生写下了鉴定证书,又欣然答应与这幅悲鸿马合影。并嘱咐助手到资料室给这幅画拍个照片,给徐悲鸿纪念馆做个资料,存个档案。

在孙超收藏书画专场中,有一幅徐悲鸿先生的《奔马图》。这幅珍贵的作品,是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在1964年赴烟台参观后特意寄给孙超先生的。

编辑:成小卫

孙超,原名孙吉庆,1918年生,曾任烟台地委常委、烟台专署常务副专员,山东省对外贸易局局长、党组书记,山东省政协常委和省外贸局顾问,1988年离职休养。2003年在青岛病逝。孙超的儿子介绍:“父亲为人真诚热情,对字画十分喜爱。1964年,廖静文女士与李苦禅先生到烟台参观后,有感于父亲的诚挚,对父亲说,等以后我送你一张悲鸿先生的画。更意外的是,她还问:你还喜欢谁的东西?先父马上答曰:喜欢郭老的字。廖静文女士说:‘我给你求!还想要谁的作品?’也许是父亲属马的缘故,后来父亲就收到了廖先生寄来的徐悲鸿画的这幅骏马图,还有郭沫若的书法。此外,还收到廖静文女士代求的吴作人的《奔牛图》、黄胄的《赶驴图》。”

这幅《奔马图》中,马充满动感,颈部和腹部以浓墨一笔勾画,落笔有神,表现出骏马驰骋时鬃毛飞扬的飘逸洒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