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国核,大象的肾脏(表面上它要大象喷水
实际上它要的是大象的肾脏)局部,2013,布面丙烯,180x160cm

  廖国核在博而励画廊的个展中延续了他一贯幽默顽皮的绘画风格,而展览的名字香蕉,茄子,肉饼也十分符合这位画家常用的命名逻辑。廖国核用丙烯在工业帆布上创作的最新作品非常抢眼,画面不经装裱直接挂在墙壁上,而作品的内容则针对中国社会现象做出讽刺。此外,廖国核的简历也引人注目,简历清清楚楚地表明这位画家出生于印度城市加尔各答,然而这却是个陷阱,事实并非如此。

图片 1

  廖国核在博而励画廊的个展中延续了他一贯幽默顽皮的绘画风格,而展览的名字香蕉,茄子,肉饼也十分符合这位画家常用的命名逻辑。廖国核用丙烯在工业帆布上创作的最新作品非常抢眼,画面不经装裱直接挂在墙壁上,而作品的内容则针对中国社会现象做出讽刺。此外,廖国核的简历也引人注目,简历清清楚楚地表明这位画家出生于印度城市加尔各答,然而这却是个陷阱,事实并非如此。

  记者与廖国核在展览现场进行了采访,谈及了他的此次个展,以及他有趣的简历。

艺术家廖国核与友人在展览开幕现场

  记者:这次展览的名字 为什么叫香蕉,茄子,肉饼?

  记者:这次展览的名字 为什么叫香蕉,茄子,肉饼?

廖国核个展《香蕉、茄子、肉饼》于2013 年8 月24 日在博而励画廊开幕。

  廖国核:展览的名字来源于我以前的一副画,叫作眼看外星人掠走了香蕉茄子和权利,这次的名字是从那个题目发展出来的。我希望把这次个展做得轻松一点,在展览准备到最后时候我才决定了这个题目。香蕉、茄子、肉饼,这些食物都是很日常的食物,会显得很轻松。在展览的开幕式上,我给观众们分发香蕉和茄子,如果谁不要,我就不让他进来展厅。

  廖国核:展览的名字来源于我以前的一副画,叫作眼看外星人掠走了香蕉茄子和权利,这次的名字是从那个题目发展出来的。我希望把这次个展做得轻松一点,在展览准备到最后时候我才决定了这个题目。香蕉、茄子、肉饼,这些食物都是很日常的食物,会显得很轻松。在展览的开幕式上,我给观众们分发香蕉和茄子,如果谁不要,我就不让他进来展厅。

《香蕉、茄子、肉饼》是廖国核在博而励画廊的第二个个展,展出了艺术家的20余幅新作。就像这个古怪的题目一样,此次新展很直接、生活化,并逗趣,使观众对作品粗糙、大胆的坦然默默回味。

  记者:在展览中,有几件作品里都出现了一个头发稀少的人物形象,这个形象是取材于某政治人物吗?

  记者:在展览中,有几件作品里都出现了一个头发稀少的人物形象,这个形象是取材于某政治人物吗?

廖的作品重在通过图像和对正统的挑战传达一个讯息,这可以是一种社会趋势或者一个假设性的故事。与其以往作品中探讨中国政治或社会等较于宏观的话题不同,这次廖的展览更多会引领观众内省普遍的道德观。在新的《正义》系列中,艺术家用漫画式的方法将正义二字涂写,试图探索它的存在方式和可能性:正义可以从公鸡的嘴里咳出、可以是在空中翱翔的候鸟、亦可以是麦克凯利的《亨利双胞胎》臀上的涂鸦。廖如此将一个传统上较为沉重的话题用这种大胆的表现方式变成轻松却有记忆点的交流。

  廖国核:不是。不过,我允许观众有各种各样的想法。

  廖国核:不是。不过,我允许观众有各种各样的想法。

廖国核,李白身陷黑心党,2013,布面丙烯,50x60cm

  其实,我最初的想法是希望能创作一个很破烂的人物形象,他有点老,迫于生活的压力而显得有些苍老的样子。这是很主观的表现,比如他的头发很少,精神不济,衣服有补丁。我会延续这个形象,也会在不同的作品中使用他们。

  其实,我最初的想法是希望能创作一个很破烂的人物形象,他有点老,迫于生活的压力而显得有些苍老的样子。这是很主观的表现,比如他的头发很少,精神不济,衣服有补丁。我会延续这个形象,也会在不同的作品中使用他们。

除此之外,在此次展览中,廖国核在媒介上也做了新的尝试。他用工业帆布代替常规的画布,使粗糙的质地与同样强烈的笔触结合在一起反射出既定观念中工人阶级的低品位。
在《绘画的真理轻轻吹过》中一秃顶男子与一金发美女相拥坐在秋千上,绘画的真理轻轻抚过,秋千随之荡漾而男子也就如此随意的用脚作画。作品以此般逗趣的内容和性影射调侃并质疑了绘画的定义和当今艺术的生态环境。

  记者:你是如何决定你绘画的图像的?

上一页 12 下一页

廖国核的作品以最直接的方法传达了他调皮不羁却对自己的艺术理念坚信不疑的态度。虽然他了解中国水墨和西方油画的绘画传统,他却选择抛弃这些精良、被认可的模式,而运用底层打工工人熟悉的,相对简单、通俗的方法呈现他的作品。廖的作品具备坏画的传统,却又不局限于此:通过他自由、叛逆、又不按牌理出牌的笔触及构图才更能够凸显社会底层踏实又热情的韵律。

  廖国核:我会使用很多方法,在创作中我没有什么禁忌。我会利用一些已有的图像,比如这次展览中出现的青蛙或者大象等形象以前我也画过。又或者,我会借用图现,比如我看到了麦克凯利(Mike
Kelly)的《亨利双胞胎》,我很喜欢那幅画,然后我使用了那个图像并做了改编。当在没有模特或原型的时候,我会努力想如何取得图像,我会更主观地去制造图像,甚至凭空捏造图像。

编辑:admin

  你的不同作品中反复出现了相同形象,这让我想起了王兴伟对形象的运用。你是如何考虑一个图像在不同作品中反复出现的?

  我并不像王兴伟那样明确地重复使用一个人物的具体动作。我会把我感兴趣的形象安排在不同的绘画中,并延续它们。

  记者:你喜欢看漫画吗?

  廖国核:在我小的时候,当时中国还没有所谓的漫画书,我看了很多中国式的小人书。等到后来,我也看了很多日本漫画。我最近刚刚买了一本手冢治虫(Osamu
Tezuka)的画册,因为我小时候最喜欢看的漫画就是《森林大帝》,其中的那些线条很有质感。

  记者:你出生在加尔各答吗?能谈谈的你的简历吗?

  廖国核:我出生在湖南。我杜撰了我的简历。缘由是在2008年是时候,我得到一个机会可以在徐震运营的小平画廊办展览。然而,当时我的简历是空白的,没人会注意到这样的一个艺术家。为了让我的简历能看起来有意思,所以我编造了我的简历。

  记者:那次展览是怎样的?

  廖国核:那次展览的名字很长,叫悄悄崛起的商业沙龙暨蠢人岸边无用的国王吴山专王兴伟廖国核卖创造展。名义上那是一次群展,其实那个展览里既没有王兴伟,也没有吴山专。那是我的第一次个展。

  廖国核谈个展:香蕉,茄子,肉饼 将在博而励画廊展出至2013年9月30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