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胡凤丹父子与金华丛书陈列馆”就要开馆了。冬日的一天,我来到位于金华古子城将军路81号的陈列馆,这是一座建于明末清初三进式的古建筑。刚布置好的展厅简朴大方,书是这里唯一的媒介,放在展柜里那一套新版《重修…

4月
16日上午,金华市委、市政府和浙江师范大学在金华市文化中心联合举行《重修金华丛书》首发式,隆重推出一部耗资数百万元、收录近900种历史文献、历时7年之久、全景式展示金华文化历史的巨著。《丛书》在保留清代胡凤丹的《金华丛书》和其子胡宗懋的《续金华丛书》的前提下,增加了之前所缺佚的金华文献,将清朝及清朝以前金华人著述的或者描写金华的书籍全部收集整理在一起,按经、史、子、集编排,集辑为“金华丛书三编”。胡凤丹、胡宗懋父子所编《金华丛书》、《续金华丛书》只收录金华典籍112种,而《丛书》收录图书文献多达877种,是目前金华文献汇编最为完整的丛书。《重修金华丛书》不仅体现了金华文化源远流长,而且为金华文化研究提供了方便,对于金华地方的文化品位提升具有重要意义。

清同治、光绪间,永康胡凤丹编纂《金华丛书》,未及成书,赍志而殁。胡宗懋子承父志,编刻《金华丛书》《续金华丛书》,开启江浙地方文献编纂风气。之后,《武林往哲遗着》《武林掌故丛编》《槜李遗书》《永嘉丛书》《国朝金陵丛书》等如雨后春笋,跃然而出。限于当时搜辑条件,胡氏父子所遗甚多。近百年后,黄灵庚遥承遗风,历时七年乃成《重修金华丛书》。对于它的学术价值与引领意义,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将会有更深刻的认识。

188金宝搏官网 1

“胡凤丹父子与金华丛书陈列馆”就要开馆了。冬日的一天,我来到位于金华古子城将军路81号的陈列馆,这是一座建于明末清初三进式的古建筑。刚布置好的展厅简朴大方,书是这里唯一的媒介,放在展柜里那一套新版《重修金华丛书》显得特别的亮眼,它承载着近千年来金华的历史、文化和思想,也饱含着胡凤丹父子毕生的心血,对我来说还有着一种别样的情愫。

浙江师范大学;金华丛书;江南文化研究中心;金华市委;编纂;学术;编撰;地方文化;地方文献;金华文化

自南宋迄清,浙东学术构成中国学术的核心。而在南宋与元代历史上,浙东学术的中心并非在宁波、绍兴、温州等地,而是在古称婺州的金华,直到明中叶阳明心学崛起后,重心始移至绍兴、宁波。如学者研究所示,南宋时期的金华不是一个小文化中心,而是大文化中心,婺学不是地方性知识,而是具有大文化意义。从这个意义上说,《重修金华丛书》为我们重新认识与研究浙东之学、婺学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久居天津的著名藏书家胡宗楙,原名宗楚,字季樵,浙江永康人。其父胡凤丹,初字枫江,又字齐飞,号月樵,别署双溪樵隐、桃溪渔隐。以附贡生入赀为兵部员外郎,旋于同治五年出官湖北候补道,加盐运使衔。曾主湖北崇文书局十余年,致仕还乡。尝以金华一郡撰述最盛,然迭遭兵燹,乡贤遗著散佚殆尽,因就四库采录,汇辑自唐以来乡贤著作165种,按四部分类,撰成《金华文萃书目提要》八卷。同治间,设退补斋,先取所藏,于同治八年刊《金华丛书》,成经部15种、史部11种、子部13种、集部28种,校刻行世,为学林所重。1935年,张元济主持下的商务印书馆选取由宋至清“最有价值”的百部丛书,汇编为《丛书集成初编》,曾将《金华丛书》选入其中。

胡凤丹先生是我外婆的爷爷,清末著名的著作家、藏书家和出版家。他1823年出生于永康溪岸,一个有着乐善好施传统的书香之家,从小勤学博览的他倾注了对书的热爱,此后便一生与书结缘。他最大的贡献是倾其一生搜集编纂了《金华丛书》,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地对地方文献进行整理研究。他先后搜集梁朝至明末时期的金华人著作67种,按经、史、子、集四部分类,共340册。
1895年,其四子胡宗懋先生,将父亲编纂的《金华丛书》结集出版,并继承了父亲未完成的事业,在《金华丛书》已有70种存书的基础上,又陆续收集了58种,辑刻成120册,于1924年编纂出版了《续金华丛书》。《金华丛书》和《续金华丛书》合计460册,约4600万字,版本精审,百年间先后翻印了四次,流传于日本、韩国、英国、美国等国家,被许多藏馆和文化名人所收藏。

4月16日上午,金华市委、市政府和浙江师范大学在金华市文化中心联合举行《重修金华丛书》首发式,隆重推出一部耗资数百万元、收录近900种历史文献、历时7年之久、全景式展示金华文化历史的巨著。

综观《重修金华丛书》编纂的特点,可以概括为以下三个方面:

胡宗楙生于清同治六年,光绪十九年中副元,任奉化县教谕。光绪二十九年再考,成举人,改认知县候铨。次年,科举废,遂无意仕进,转向实业界。1917年居天津,筑颐园,“于一亩之宫,点缀如绘,委曲迂回,极具匠心。藏书之所,精舍五楹。拳石、池水、竹径、药栏,饶有山林之逸趣”。在藏书、刊书方面,胡宗楙受其父影响极大。

有学者认为,胡凤丹父子编纂出版的《金华丛书》和《续金华丛书》,对保存和传承浙江文化、特别是金华文化典籍方面,作出的贡献是巨大的,不但开创了地方丛书的先河,还推进了我国目录学的发展。胡适先生评价胡凤丹父子与《金华丛书》时称:“这是件多么了不起的事!”

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文明办主任龚吟怡,省社科联党组书记、副主席郑新浦,浙江工业大学党委书记、省哲社研究基地省江南文化研究中心负责人梅新林,浙江师范大学党委书记陈德喜,国家图书馆原党委书记、常务副馆长、省江南文化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詹福瑞,《丛书》编撰工作委员会名誉主任、金华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阎寿根,《丛书》编撰工作委员会名誉主任、金华市委副书记陶诚华,金华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江跃进,金华市政协副主席朱恒钱出席仪式。

一是地方文献编纂体例的“变法”。所收文献不只限于婺州作者,而是将描写金华的书籍全部收集在一起,同一种文献存在版本内容差异的,分别收录,以存大全。此外还编入宗谱文献资料,这对两浙文化世家、文学世家、家族制度研究,浙东学术史研究,文献辑佚学及谱牒学研究,都有着重要的意义。举例来说,金华宗谱文献对补遗《全元文》《全宋诗》《全宋文》以及元明清别集的价值就是难以估量的。

胡宗楙在《梦选楼文钞·甲戌自述》中有曰:“庚寅失怙,弥留之顷,跽请欲言,以手指箧上遗书者再,泣血受命。甲午析居,家道中落,鬻产以偿,不足,则议散群书……仅留乡先哲典籍,余供书贾捆载以去。怏怏累日,愤而出游。自誓得志首刊先哲遗著,次即恢复藏书。”正是基于上述情况,胡氏隐退后,先补刊《金华丛书》,又辑校《续金华丛书》,得经部5种、史部7种、子部13种、集部35种,共60种、388卷,于1924年由永康胡氏梦选楼刊行。尔后便一意聚书,孜孜以求,先后得16万卷。筑室五楹,除储藏四部外,别辟一室,专庋乡邦文献。

一个人要有多少勇气和执着,才能给自己设定那么高远的目标、完成如此浩大的工程。探寻先祖的足迹,不难发现,他们身上所具备的那种精神驱力和能力,都源于骨子里的文化信仰。

龚吟怡说,文化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共同的精神纽带和独特的价值符号,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必将为金华市实现“百姓富裕、浙中崛起”的目标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和坚强的思想保障,必将为推动建设物质富裕、精神富有的现代化浙江奠定坚实的文化基础。编撰《丛书》,体现了金华市委、市政府和浙江师范大学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使命感。他希望金华能以此为契机,围绕文化强市建设目标,真抓实干,奋发进取,在弘扬传统文化上继续下功夫,在创新优秀传统文化上继续做探索,在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上见成效。

二是搜辑完备严整。据统计,金华晚清以前文献今传世920余种,胡氏父子收录125种,《丛书》则增辑至877种,几近完备。编纂者奔走于国内外藏书机构,仔细对比勘察,使得一批孤本及传世罕见的稿抄本得以面世。如明抄本《萝山集》五卷的发现,已经引起学界关注。又如宋刻本《圈点龙川水心二先生文粹》、宋刻本金履祥手批《礼记》、潘树棠撰《寻乐轩诗文钞》、张作楠编《翠微山房丛书》等稀见版本近百种,都是首次影印出版,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胡宗楙一生著述甚富,有《金华经籍志》《群书考异》《段注说文正字》《昭明太子年谱》《永康人物记》等,另有《梦选楼文钞》《梦选楼诗钞》。《金华经籍志》为1925年孟冬胡氏梦选楼家刊。卷前有严修、傅增湘二序及胡氏自序。全书24卷,外编、存疑、辨误各一卷,共27卷,录书1396种。其解题体例,多仿孙诒让《温州经籍志》,又参朱彝尊《经义考》及其他目录而折中之,是继《温州经籍志》后的又一部收罗宏富、体例完善之佳作。

据史料记载:1867年胡凤丹先生受湖广总督李瀚章之邀,在湖北创办崇文书局。他致力于出版
“价均从廉”,让民众都买得起的书籍,为清末湖北文坛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古籍。也就在这时,他作为金华人深感婺州大地人杰地灵、人文荟萃,为了不使先人的著作失传散佚,他决心搜集编纂《金华丛书》。于是,他白天处理繁忙的公务,晚上刻书校书,常常是身旁的书僮一觉醒来,他还在工作,不遗余力到了忘我的境地。1877年胡凤丹先生辞去湖北督粮道的职位,沿着水路从湖北回到了故乡,随身带回来的只有满满两船的书。他先是驻留在杭州西泠印社,一边专心致志地整理刊刻编辑《金华丛书》,一边为他创办的“退补斋”书局出版书籍,结交了不少文化名人。1879年,57岁的他定居金华,建造了倾注于他美好夙愿的
“锄经堂”。书籍在“锄经堂”依旧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里面建有“万卷楼”,他将自己生平所购的十万多卷藏书,珍藏其中,这里也成了子孙们修身养性的一方净土。晚年的胡凤丹先生全心投入了金华的文化公益事业。1875年出资重建了“培文书院”。1883年又出资重建了永康考试院,因工程浩大,他不得不变卖家产,分几年建造才得以完成。在他的积极倡导下,金华的许多名人志士捐赠修建“金华府学蒇”,也就是后来的“金华书院”,一时传为佳话。

陶诚华表示,《丛书》的发行是金华市文化建设史上的一件大事。金华先人留下的历史文献是金华文脉所系,催生并不断发展了金华人求真务实、开拓创新、敢为人先、崇文重教的精神特质。为抢救保护日渐衰落的文献资料,金华市委、市政府联合浙江师范大学开展了《丛书》的编撰工作,并请省江南文化研究中心具体承担。这煌煌巨著既是先辈们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也是金华市深厚文化积淀的形象展示。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宣传好、研究好、运用好这部巨著,推动全社会形成学习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浓厚氛围。

三是提要撰着精善,在继承中有创新。黄灵庚是国内首屈一指的《楚辞》文献、浙东文献研究专家,擅长小学、校勘学、版本目录学,《丛书》八百余篇提要大多出自他一人之手,辨章学术,考镜源流,叙说得体。取法四库馆臣,《四库提要》已着录者则加案语于后,增加版本考述,阐发新见,写法独特。

1935年胡宗楙逝世。其子胡庆昌于1948年将其藏书尽捐天津崇化学会,总计五楹近百箱,另有家刻书板多种。崇化学会将胡氏捐赠之书庋藏于董事室,并将“梦选楼”匾额悬于室中,使人观匾额而知书所自来。天津乡贤、崇化学会董事金钺先生撰《梦选楼所藏书尽赠崇化学会记》以记其事。1953年,崇化学会停办。全部财产捐献国家,其中藏书(包括天津蔡虎臣之希郑轩、绍兴金氏之立斋、永康胡氏之梦选楼所捐赠之书及崇化学会旧藏之书)由天津市文化局接收。其后不久,市文化局将这批藏书拨交天津市人民图书馆。

这些流传下来的故事,就像一幕幕珍贵的历史影像,足以支撑后人的想象,先祖将中国传统文化所强调的天下情怀和士人责任展现得淋漓尽致。

陈德喜表示,与金华市合作编纂出版《丛书》,是继《吕祖谦全集》之后,浙江师范大学充分发挥人文社科优势,主动服务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助力文化强省建设的又一重大成果。近年来,学校结合浙江文化产业转型升级的现实需求,加强与政府部门及地方文化事业单位的合作,积极推动研究成果转化,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与良好的社会效益。今后,学校还将继续深入实施区域化战略举措,进一步加强与地方政府的合作,加大对浙江区域文献整理研究的投入,不断培育学术精品、推出优秀成果。

《丛书》的问世带动了一批地方文献的编纂,《衢州丛书》《宁海文献丛书》《桐城丛书》《九江丛书》等都在紧密进行,而编纂方法、体例多借鉴《重修金华丛书》,这也可作为它取得成功的印证。

为了更好的体现《金华丛书》每一个著作的原初性、完整性和传承性,胡凤丹先生广泛收集、多重考证、去伪存真,在版本的筛选上,可谓做足了功课,既严谨又开阔,纵横浩荡地连接起的金华文化的历史长廊,使文化血脉得以延续。

上海古籍出版社社长高克勤详细介绍了《丛书》的出版过程。他表示,《丛书》是目前规模较大、收录珍贵版本最为齐全、文献品种最为丰富的一套地方文献丛书,它的成功出版不仅对传承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有着重要意义,对地方文化的保护、挖掘、聚焦也起到了重要作用。这套书对丰富金华文化内涵、增强金华地方文化资源的传播和影响力,推进金华文化的大繁荣、大发展,必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金华丛书》对吕祖谦著作的搜集和刊刻量是最大的。吕祖谦是宋代理学的杰出代表,是金华学派的创始人,在南宋颇有影响力。有学者认为,吕祖谦的著作得以保存,主要是得益于《金华丛书》。胡风丹先生对金华有关文、史、哲方面的著述,诸如“北山四先生”的何基、王柏、金履祥、许谦,还有宋濂及“月泉吟社”等人及作品都有深入的研究,并撰写了大量的读书笔记和文学评论,多维度考证了它们的学术价值和特色,在今天看来,依然具有权威性。

作为《重修金华丛书》的主编之一,省江南文化研究中心首席专家黄灵庚在首发式上介绍了《重修金华丛书》的编撰过程。他指出,《重修金华丛书》编撰的意义在于,一可以提高金华的知名度和文化品位,二可以藉此保护、抢救地方文献,三可以为政府开展文化建设提供决策的文献依据,四可以给研究浙江历史文化的专家学者提供文献资料的便利。黄灵庚表示,《丛书》的完成离不开金华与浙师大领导的支持与关心,更离不开江南文化研究中心“浙东学术与文献”团队的投入和奉献,离不开基地的重视和支持。

胡宗懋先生在完成了《续金华丛书》后,又编著了二十四卷的《金华经籍志》,记述了从三国至明末的金华先贤著作。有趣的是,我第一次见到《金华经籍志》,居然是在电视节目中著名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的书架上,此书为大师的经典藏书。

会上,还举行了简短的赠书仪式。国家图书馆、浙江图书馆、浙江省社科联、浙江师范大学、金华市志办、金华市图书馆、金华市少儿图书馆、金华市档案馆、金华市博物馆、金华职业技术学院、上海财大浙江学院、金华一中等单位接受赠书。

时过境迁,许多珍贵的文物都已经不在了。环顾陈列馆四周,胡凤丹父子留传下来的实物少之又少,但依然感受到有一种神秘的气息在流动,袅袅书香萦绕着、浸润着、抚慰着你,显得静谧而永恒,让人相信,书是有生命的。

省内外有关高等院校、杂志社、出版社、图书馆、文化研究机构代表,《重修金华丛书》编撰工作委员会成员、编辑委员会编委,金华市机关有关单位负责人,金华市各县宣传部部长、文化局局长等参加了首发式。

胡凤丹父子将传播中华文化为己任,不惜投入自己全部的精力和财力,如此慷慨无私、忧国忧民的报国情怀,如此锲而不舍、精益求精的担当精神,以及为实现理想而坚守的勇气、智慧和胆识,常常让我感动,并激励着我们这些后人,努力做一个有情怀、有价值的人。

清同治年间,金华人胡凤丹、胡宗懋父子耗费毕生精力,搜罗大量金华先贤遗著、编纂而成《金华丛书》,开清代编纂地方性丛书的先河。2008年,金华市委市政府与浙江师范大学共同启动了《丛书》的编撰工作,编纂工作由江南文化研究中心承担。《丛书》在保留清代胡凤丹的《金华丛书》和其子胡宗懋的《续金华丛书》的前提下,增加了之前所缺佚的金华文献,将清朝及清朝以前金华人著述的或者描写金华的书籍全部收集整理在一起,按经、史、子、集编排,集辑为“金华丛书三编”。
《丛书》共计200册,于2014年初完成。

4月16日下午,《重修金华丛书》暨浙东文化研究座谈会在浙江师范大学举行。会议由浙师大副校长楼世洲主持。

浙江师范大学校长吴锋民在座谈会上说,保护、发掘、利用金华的文献宝库,弘扬婺学传统文化精神,是浙师大责无旁贷的使命。《丛书》的问世,是校地合作的一项重大学术成果,对传承历史文化遗产有着重要意义。

郑新浦认为《重修金华丛书》对进一步加强我省地方历史文化的整理研究,推动浙江文化研究工程的深入实施,增强浙江文化软实力,有着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他希望金华市、浙师大和和江南文化研究中心以此为新起点,推出更多优秀的文化精品,为推进“文化强省”建设和“两富”现代化浙江建设提供坚实的文化支撑和正确的文化引领。

来自复旦大学、浙江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福建师范大学、杭州师范大学等高校以及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国家图书馆出版社、浙江图书馆等单位的专家、学者,与江南文化研究中心的学者,围绕《丛书》的意义价值、浙东文化研究、高校与地方文化建设等议题进行了座谈。

大家一致认为《丛书》在文化和学术上具有重要意义。一是具有收集汇编金华历代图书文献的意义。胡凤丹、胡宗懋父子所编《金华丛书》、《续金华丛书》只收录金华典籍112种,而《丛书》收录图书文献多达877种,是目前金华文献汇编最为完整的丛书。二是具有提升金华地方文化品位的意义。《重修金华丛书》不仅体现了金华文化源远流长,而且为金华文化研究提供了方便,对于金华地方的文化品位提升具有重要意义。三是具有开创和引领地方文献汇编整理的意义。《丛书》是新时代浙江省内首部地方文献集成,其文献编纂方式和体例对于浙江其他地方乃至省外的地方文献编纂都具有引领和示范作用。四是具有探讨浙东学术传承的意义。金华婺学是浙东学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丛书》对于探讨金华婺学和浙东学术传承具有重要学术价值和意义。

(原标题:江南文化研究中心召开《重修金华丛书》暨浙东文化研究座谈会)

相关文章